农村污水处理示范岂能包办

据了解,目前,已有多家环保企业高调宣称进军水务。桑德国际副总经理董智明表示,桑德集团从2009年开始布局水务,2011年开始在辽宁抚顺等地探索建设村镇污水治理工程,目前已经承接了300多个镇、上百个村的污水治理项目,在国内属于较早涉足这一领域的企业。

政府部门的思维必须转变,才能真正激活力量,促进技术进步,推动资源向更有效率的企业配置。无论是国有,还是非公经济,让去选择,而不是政府决定。

污水处理408亿元潜在待开发

董智明表示,县级政府本身财力有限,让居民埋单也不现实,建议中央和省级财政加大扶持和财政转移支付力度。另外,还需要提供一些金融配套工具,如性低息贷款等。

福建省住建厅官员

博天环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赵笠钧

环境商会执行秘书长马辉表示,示范县的这种做法首先是值得肯定的,政府出台促进环境污染治理本身是一件好事。但是在推进过程中,政府的职责是打开,建立规则,而具体的行为则应由规律发挥作用,按照规则来做。

永利总站,“多了一道门槛,地方政府不敢担责任,既然中央有推荐的企业,那就直接给他们。”这位民营环保企业负责人表示,或者地方政府觉得这3家国企能够带来低息金融贷款支持,而其他企业没有。已经有一个他们参与的招投标项目,最终花落3家国企之一的首创。

E20环境产业研究院执行院长薛涛表示,过去水务存在短板,随着《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等文件的公布,这一块的空间被释放了出来,有人预计其规模达到上千亿元,由此才引发了众多环保企业的争夺。

北控虽然是被推荐的企业,但是被推荐的并不只有我们一家,甚至不仅局限于提到的三家,因为后面还有“等”。关键还是要看技术,目前北控已经进入到第4代技术,可以做到无人值守、非工地化、零排泥、环境影响低、运行成本低。地方领导也是货比三家,并不会仅因为我们是住建部推荐的企业而选择我们,更重要的是看好我们的技术。

对此,马辉表示,污水治理的单个项目都比较小,采用以县为单位整体打包的方式,才能达到一定的规模效应,有助于降低成本。

:住建部村镇建设司近日发布《关于请做好生活污水治理示范县项目对接工作的函》,其中表示要在全国100个县开展全国生活污水治理示范,但仅限3家国有企业参与。文件出台后,在业内引起较大反响。

环境商会建议,对此函件应该以适当方式做一补充说明,鼓励“有积极性、有经验、有技术”的各类社会资本广泛参与,鼓励地方政府特别是县级人民政府创新思路,尊重原则,不设门槛,广泛寻求适合本区域发展所需的环保企业积极参与当地环境包括污水治理项目。

广州天则区域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赵旭

有企业表示此举有违公平原则,应鼓励“有积极性、有经验、有技术”的各类社会资本广泛参与

2012年,全国村庄污水处理率仅为7%,和城镇99.1%的污水处理率差距巨大,预计2017年污水处理潜在规模将达到408亿元

污水处理这类项目不应该大量交给私企承担,事实上很多问题都是引入私企后出现的。像污水处理这种涉及国计民生的问题,不应该产业化,而应该由公共财政支持,国有企业建设运营。

想吃蛋糕没那么简单

污水处理是水务领域的“蓝海”。从环保产业的构成来讲,污水治理一直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板块。而在污水治理当中,市政污水治理又是长期以来的主力。但是,经过过去十多年的发展,2006年~2013年,全国设市城市污水处理率已经从55.7%上升至99.1%,市政污水治理领域已接近饱和状态,业内企业都在寻找新的“蓝海”。

这次中央提出供给侧改革推动经济增长,其中一方面的措施就是通过制度改革,释放活力,引导社会资本参与环境等基础设施投资。如果政府的项目都指定由国有企业做,那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还有什么必要?

对此,业内反映不一。一家民营环保企业负责人表示,此举有违公平原则,也不符合国家鼓励社会资本参与人居环境建设的精神,属于明显的行政式“拉郎配”。

首创股份有限公司一位业务经理表示,污水治理和工业废水治理是两大新兴,公司目前已有的项目在落地,采用以县为单位整体打包的模式,因此盈利尚可。

项目对接文件明确,住建部初步确定在100个县开展全国生活污水治理示范,为推动示范工作,住建部协调了中国发展银行予以长期低息金融贷款支持,并且组织了中车集团华腾环保科技有限公司、首创股份有限公司、北控水务集团等大型国有企业参与。

“污水治理是一片未开发的‘处女地’,虽然单个处理规模比较小,但全国有2856个县、40906个乡,以及几十万个村,所以规模巨大。”马辉表示。

文件中请河北、山西、云南等17个省的住房城乡建设厅,以及北京市水务局积极协调本地区内的示范县与农发行、中车、北控、首创等进行对接并确定合作意向,有关情况要于11月20日前上报。

据了解,对于项目对接文件,不仅是一家民营企业有意见。11月20日,全国工商联环境服务业商会向住建部村镇建设司提交了《环境商会关于完善生活污水治理示范县项目对接工作的建议》,其中表示,近日环境商会密集收到来自各会员单位的电话、函件,针对项目对接文件内容提出了异议。

或关注北极星节能环保网微信公众号:bjx-huanbao

面对日益扩大的水务和文件中限定3家国企参与试点的内容,有民营企业负责人认为这种做法违背公平原则。

项目对接文件一出,立即在业内引发争议。有民营环保企业负责人表示,文件指定3家国企作为生活污水治理企业,有违公平原则。

“截至目前,住建部尚未给出答复。”马辉表示。

对此,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建议,函件应该以适当方式做出补充说明,鼓励“有积极性、有经验、有技术”的各类社会资本广泛参与,鼓励地方政府特别是县级人民政府创新思路,尊重原则,不设门槛,广泛寻求适合本区域发展所需的环保企业积极参与当地环境包括污水治理项目。

各方说

指定3家国企对接生活污水治理

此外,我国尚未明确污水治理的管理和责任主体,各地差异很大。董智明表示,一些地方污水治理由水务部门主管,有些地方由住建部门负责。“计费方式也是五花八门,有的按户算,有的按人头算,有的按站点算,还有的按水量算。这显然与市政污水处理的管理体制有很大差异。”

住建部村镇建设司近日发布《关于请做好生活污水治理示范县项目对接工作的函》,其中表示要在全国100个县开展全国生活污水治理示范,但仅限3家国有企业参与。

涉及国计民生的事业可以产业化,也可以不产业化;可以公共资金支持,也可以不支持;公共财政支持的,可以产业化,也可以不产业化;公共财政支持的,可以国企做,也可以民企做;产业化了,民企可以参与,国企也可以参与。

与此同时,污水治理则存在着“短板”。据了解,2012年,全国村庄污水处理率仅为7%,和城镇99.1%的污水处理率差距巨大。而据有关报告显示,2013年源化学需氧量排放量高达1125.8万吨,占比全国废水中化学需氧量排放总量的47.85%。

为什么会存在如此大的空白?薛涛认为,对于污水处理不是企业不想做,是因为没有商业模式。环保产业是导向性很强的产业,国家层面缺乏相关,地方政府就没有压力去治理,自然也就没有需求。

管理、责任主体、商业模式、收费机制急需确立,建议中央和省级财政加大扶持和财政转移支付力度,同时需要提供金融配套工具

“没有污水问题的解决,我国的水污染问题就解决不了。”薛涛表示。

北控水务集团常务副总裁李力

“商务模式、收费机制等各方面都不完善,没有付费主体。”薛涛表示,由此带来的结果就是容易出现欠款,投资不安全。

不过,随着近年来相关的不断出台,污水治理已经曙光初现。根据环境保护部2013年11月印发的《生活污水处理项目建设与投资指南》,2014年污水分散处理设施投资单价为5000元/吨。则预计2017年污水排放量大约为148亿吨,如果按照污水处理率达到20%计算,2017年污水处理潜在规模将达到408亿元,这还不包含设施建成后的运营规模。

阅读全文: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9月,住建部村镇建设司曾经邀请桑德集团等多家环保企业开会,了解污水治理的技术水平、技术标准和设备情况等,希望形成“专家+企业+部委”的互动机制,解决污水治理过程中遇到的各类问题,这让类似董智明的企业家们看到了希望。

本文由永利总站发布于农业要闻,转载请注明出处:农村污水处理示范岂能包办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